<address id="ltppr"></address>

      <sub id="ltppr"><listing id="ltppr"></listing></sub>
      <noframes id="ltppr">
        <noframes id="ltppr">

          <form id="ltppr"><nobr id="ltppr"><progress id="ltppr"></progress></nobr></form><address id="ltppr"></address>

          <address id="ltppr"></address>
          <noframes id="ltppr"><form id="ltppr"></form>
          <address id="ltppr"></address>

          起底&ldquo;疫苗之王&rdquo;:80倍利潤從哪來,又到哪去

          侃科技王新宇 2022-12-29

          今年11月,有一家叫做時代數據的傳媒公司做了一個「2022中國醫藥生物百強榜」,綜合企業營收、利潤、負債等財務數據給出評分,其中被稱為「藥茅」的云南白藥勉強擠進前十,而第一則是被去年凈利956億元的科興生物(SVA)摘得「1」。

          疫情發生以來,科興生物(SVA)儼然已經成為最賺錢的疫苗公司。已上市的幾家新冠疫苗相關企業中,康希諾、智飛生物、康泰生物三家2021年的凈利潤之和才134億元,不及科興生物的七分之一「2」。

          但與近千億利潤一同到來的還有民眾的質疑,這些質疑基本都圍繞科興疫苗的有效防護性,尤其是在疫情政策放寬后,國內奧密克戎感染人數以極其迅猛的速度劇增又加劇了質疑。

          在社交媒體上,有關科興疫苗有效防護性的討論主要圍繞兩點:對病毒傳染的防護以及感染后癥狀程度的不同。

          在微博#北京科興中維疫苗#話題下,可以看到很多網友提出疑問:為何打過科興三針疫苗不僅被感染,而且癥狀還比那些打過其它疫苗或者沒打疫苗的重?

          隨著網民不斷發酵,再加上與該公司有關的行賄記錄被曝光,儼然一場新的輿論危機已經到來。

          被曝行賄,科興冤不冤?

          今年10月,北京市華鵬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劉春城在其個人公眾號「劉春城律師說法」上發布了一篇題為《北京科興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行賄史》的文章,文中披露了18件刑事判決書,均與北京科興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疫苗銷售行賄有關「3」。

          雖然涉事公司名稱中帶有「科興」字樣,但其實這個被曝光的行賄主體并非生產新冠疫苗的科興。不過,二者關系密切。

          天眼查顯示,北京科興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大股東為科興控股(香港)有限公司,而科興控股(香港)有限公司的5家子公司中,就有北京科興中維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也正是我們熟知的新冠疫苗生產企業。

          也就是說,行賄的科興生物制品有限公司與生產新冠疫苗的科興中維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是屬于同一控股股東下的兄弟公司。

          透過股權關系圖可知,科興控股(香港)有限公司正是去年凈賺956億元的美股上市公司科興控股生物(SVA)技術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

          看上去,被曝的行賄案件幾乎與北京科興中維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無關。不過阿爾法工場在其最近發表的一篇調查文章《最漫長的疫苗戰爭:內斗、舉報、大股東變臉……科興生物魂歸何處?》中披露「4」:

          另外,《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書(2017)京刑終15號》中也披露,被告人尹紅章曾于2002年至2014年之間接受北京科興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總經理尹X1的請托,為該公司在藥品申報審批事宜上提供幫助。

          而這個尹X1根據公開信息顯示,應該就是時任上述公司總經理的尹衛東,也就是后來研發和生產新冠疫苗企業北京科興中維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的實控人。

          此前,公眾號王新喜也曾在《科興年盈利900億背后,疫苗的效力究竟幾何?》的文章中指出,中國經濟時報旗下的中國經濟新聞網曾在2016年12月23日的一篇報道中證實上述信息「5」。

          「鈔能力」和外資股東

          目前,尚無直接證據表明科興在研發和生產新冠疫苗層面存在行賄行為,但尹衛東過去的行賄糾紛,卻間接引發了老百姓對科興疫苗的擔憂。

          甚至,這種擔憂在看到科興漂亮的財務報表后,逐漸演變成一種更高視角的全民監督。

          通過公開渠道可以查到,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2021年的銷售額為193.75億美元,同比增長3691.6%,歸母凈利潤84.61億美元,同比增長8008.5%。

          財報顯示,其銷售增長主要來源于新冠疫苗銷售。也就是說,這家公司在全民經濟下行的情況下,靠疫情獲得了超出尋常的財富,這也是老百姓的心態從擔憂轉變到監督的直接原因。

          有意思的是,這家公司卻于2019年2月22日停牌至今,已近四年。

          停牌并不意味著公司停運,實際上大眾對于科興的薄弱感知源自于,疫苗是免費接種。但同時也要意識到,科興是一家商業公司,而非慈善機構,也就是說,大眾免費接種的新冠疫苗,背后是國家在兜底。

          換言之,科興賺到的還是每一個接種疫苗的納稅人的錢。

          與科興的「鈔能力」相比,更令人疑惑的是其背后的外資股東。

          根據天眼查信息顯示,科興中維有6家機構共同持股,其中,維梧資本、永恩國際為境外投資機構,香港俊領由中國生物制藥設立,實控人為泰國首富謝炳家族,謝其潤為謝炳之女。據大貓財經推測,科鼎投資(香港)背后的實控人為尹衛東?!?」

          科興控股(香港)為其控股股東,不過在天眼查上已經查詢不到該公司的股權結構。

          早些時候「吳國發」發布的《國產疫苗由外國企業科興控股制造,日賺3億》中提到「6」,科興控股(香港)的第一大股東是賽富亞洲基金,原名是軟銀賽富,負責人是閻炎,就是那位曾經血洗雷士照明的資本大佬。

          第三大股東CDH,就是赫赫有名的鼎暉投資,曾經將俏江南創始人張蘭掃地出門。第四大股東Prime Success是永恩資本,第五大股東Vivo Capital是維梧資本,清一色的老牌外資投資機構。

          該文還提及,曾經作為美國上市公司科興控股的主體業務,北京科興生物如今成為了資本的棄子,利潤最豐厚、最肥美的部分,全部留給了外資掌握的科興控股(香港)。

          尾聲

          過去三年,中國進行了艱難的抗疫并取得優異成績??梢哉f,每一個老百姓都是這場疫情之戰的參與者和最終的勝利者。然而,防疫政策放寬后,激增的感染人數,讓我們不得不重新審視。

          與此同時,曾經國內第一個生產甲肝滅活疫苗,全球唯一完成SARS一期臨床實驗的輝煌企業,為何會屢陷行賄風波?以及疫情爆發后,與老百姓息息相關的新冠疫苗和它獲得的巨額利潤,為何又都便宜了那些外資?這些問題,值得我們深思。

          全文完

          參考資料

          [1] 2022中國生物醫藥百強榜揭曉,澎湃

          [2] “疫苗之王”年賺900億背后,竟然深陷“行賄門”?螳螂觀察

          [3] 北京科興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行賄史,劉春城律師說法

          [4] 最漫長的疫苗戰爭:內斗、舉報、大股東變臉……科興生物魂歸何處?,阿爾法工場

          [5] 科興年盈利900億背后,疫苗的效力究竟幾何?王新喜

          [6] 國產疫苗由外國企業科興控股制造,日賺3億,吳國發

          免責聲明:本文基于已公開的資料信息或受訪人提供的信息撰寫,但解碼Decode及文章作者不保證該等信息資料的完整性、準確性。在任何情況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見均不構成對任何人的投資建議。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侃科技王新宇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侃科技由資深媒體人王新宇運營,文章可見于界面、虎嗅、艾瑞、博客中國、知乎、雪球等科技專欄,并同步發布在今日頭條、一點資訊、鳳凰號、搜狐號、網易號、企鵝媒體平臺、百家號等新媒體平臺,累積閱讀量過千萬!
            分享本文到
          承受不住他的巨大尺寸

          <address id="ltppr"></address>

              <sub id="ltppr"><listing id="ltppr"></listing></sub>
              <noframes id="ltppr">
                <noframes id="ltppr">

                  <form id="ltppr"><nobr id="ltppr"><progress id="ltppr"></progress></nobr></form><address id="ltppr"></address>

                  <address id="ltppr"></address>
                  <noframes id="ltppr"><form id="ltppr"></form>
                  <address id="ltppr"></address>